颜伿.

   听首歌看吧~花姐的夕日坂(♡˙︶˙♡)
   (2)
    有些人,从一出生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就像是天才与平庸,前者不用像后者一样拼命努力,后者不需要像前者那般辛苦维持自己的天生优势。而崔仁圭不一样,像他们这群人是社会中最不特别的存在,就像那些沉寂在时间里的尘埃。在崔仁奎眼里赵世衡无疑就是天才的那一类人,高傲又不明白平凡是为何。
  但在赵世衡眼里,崔仁圭不仅仅是个最特别的存在,甚至愿意花时间去向张亨硕讨教崔仁圭到底喜欢什么,只不过每次的谈话都是以和裴御珍拌嘴打架结束罢了。张亨硕其实也很不理解崔仁圭,同样对赵世衡也不是很...

先道个歉。。没有写文了也没有动向。。

刚开始来lof的时候写很多东西,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我觉得我写的很菜,把很多都删了,我开始想这都是我的黑历史还是不要放出来了。
我胆子挺小的,不能好好地跟人去交流,但聊熟了又是一个话唠的人。
我来lof看到了很多比我厉害很多的人,我隔了很久再回看lof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好像放弃了这件事情其实又没有,但我喜欢的那些作者有的还在坚持我打心底佩服,非常佩服,这是我自身性格永远达不到的一个境界,我无法坚持长久我真的很抱歉不知道为什么。
我往往开了一个好头但过程却不尽人意,所以那些看起来华丽的辞藻都变成了“屈才”。
我很喜欢写舅夜,苏汉伟和陈圣俊的名字我打过不下几千次,他们在...

新年快乐.

架空 人物ooc

可能这个行距看得累,用手机WPS码的放上来lof是改不了的。。所以先说声抱歉啦

(1)
苏汉伟坐在椅子上,双腿盘起头仰在椅背上,椅子还在转动着。
苏汉伟看着天花板看得出神,这是他刚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小时,从恍惚再到冷静下来已经过了一小时。
房子还有一股放置太久的味道,陈旧的墙上还有一些斑驳,家具还没有摆好,行李也扔在了一边,他从到家就一直坐在椅子上转着双眼放空也不说话脖子上的耳机倒是一直播着歌。

“啊――”
他伸了伸手,叫了一声。
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不收拾收拾吗?”
向人杰朝地上杂乱无章的东西看了一眼,嫌弃地踢了踢脚边的一只玩具熊。
“操你妈啊别动我的熊。”苏汉伟...

一个星期了,来了来了。

今天没写完,养蜗牛去了。

晚上回来还有一段。

今天的份。


“砰!”南东贤举着手摆成枪的姿势对着面前的向人杰开了一枪。“陈圣俊打游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砰~”


向人杰被南东贤逗得笑了笑,摸了摸南东贤的小脑袋。南东贤正在逗向人杰的时候看到了走廊外面的苏汉伟,指着苏汉伟发出了噢的一声。


“谁?”向人杰歪了歪头顺着南东贤手指方向看去。


“嗯...我们声乐老师的小情人。”南东贤缓缓说出口,就感觉到了头的痛意,“啊!哥?”


“瞎说什么呢。”陈圣俊举着刚锤完南东贤的手站在旁边。


南东贤抠抠手指,小声地说道:“难道不是吗=3=”


“...

来了来了。

可能这几章合唱是真的又短又没意思吧。


“啊...啊啊啊啊......”B班新的一天里很热闹,五音不全的各位在胡乱唱成一通。


“这个怎么唱啊?md不唱了行不行啊,我们不是学美术的吗为什么要跟那群小子一起唱歌?”当这种怨言响起后,附着的就是抱怨的声音四面而起。


“停停停。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啊。”年级主任站在台上说道,“因为校庆马上就到了,而你们美术特长班什么节目都没有,所以打算把你们交给隔壁A班一起完成合唱。”


苏汉伟在前半段话的时候戴着耳机还为这沉闷且难听的声音而感到烦躁,但听到隔壁A班时却将低下的头扬起。

苏汉伟皱皱眉,看着画板上的两张乐谱眯了眯眼。...

我回来写文了,只能说之前的一段时间是诈尸了。

这个打算开长篇,慢慢写,(算是we全员了吧)一千一篇到以后几千一篇我也不知道,第一篇可能看着没点意思但是希望你们喜欢,也不要期待。

就,也是很没意思的文了。

剧情...觉得熟悉的话就去看同级生吧,b站上有,但是我没有照抄,就是...脑补场景的时候就很像那里开头的场景。


“啊......啊,啊啊。”

窗外的阳光穿过纵横交错的枝叶间照射在教室内,讲台旁边的两张大大的乐谱贴在多媒体屏幕上。老师拿着不锈钢制的指挥棒在挥舞着。不时还闪到了底下的学生的眼睛。


“do re   mi dosi lasi~”

老师敲了敲黑板...


给洞洞好好写长评的,我,很帅。

抑制住的思绪与那朦胧般的方向感在与你拥抱的那一秒便烟消云散。

――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上你,就越来越不知所措了。

先是庆祝一波我洞的错感完结。
首先在对于我这种喜欢be的人并且喜欢细节描写的人来说,一开始的刀子扎的很是到位,当时就很想夸我洞,无论是细节又或者是人物的刻画她都处理的很好,喜欢那些用朦胧的光去反衬苏汉伟与阵圣俊的感情,也很喜欢那些个下着雨的天,最喜欢那第六章里面的爱恋与缠绵。
那是温柔的呢喃。又或是清晨那最轻柔的诉说。

错感用着最细腻的心思去揣摩着每一字一句,塑造出了敏感而又容易受伤的苏汉伟,与专一并且是非常专一的阵圣俊。有时候一字一句慢慢去斟酌,品

我来推一下 没看的都去看一下!

黑洞污染源💦:

打算给错感出个本,封面大概长这样,谢谢我滴腿深更半夜给我做图,我永远是你爸爸。

要的天使们吱一声啊_(:_」∠)_等我排版什么的都弄好了再正式宣一下好了

千字短篇·1


啥也不想说 毕竟手贱把自己写的删了..只能放个小小的故事了

副cp:七Q(感觉现在很少7q的粮了啊啊啊啊超喜欢这对的说pwp)


我爱你呀 很爱你呀 只想跟你一直一直在一起呀 直到变老呀.


“诶..陈圣俊..”苏汉伟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一边倒水进奶瓶里一边叫着坐在沙发上抱着两个孩子在哄的人。

“啊?”陈圣俊的一只手被自家的儿子抱着,另一只手被自家的女儿舔着。

“奶粉要没了你让zero再给我们带点。”苏汉伟将水和奶粉轻轻摇匀,轻轻尝了一下水温后吹了吹盖上盖子拿着走向沙发。

“嗯。”陈圣俊接...

苏汉伟手里的手机捏紧了又放在手指间摩挲,手机中的提示音响了响,苏汉伟慌忙地按下主键,屏幕亮起后显示的是上海市无聊的周边消息。
“...”苏汉伟低落地暗了暗眸中的光亮。

电视机前的玻璃桌子上放着凌乱的零食包装袋和饮料瓶子,瓶子内的碳水化合物还未蒸发消散在空气中。桌上还有一个空的烟盒,但那不是他的,他不抽烟。
那是向人杰的。
自从陈圣俊走后苏汉伟就一直和向人杰住一起。

苏汉伟有一段时间总是会在眼前见到陈圣俊的幻影,他总是觉得自己自从陈圣俊走后都很颓废与无力。因为总有一种空虚感。

黑夜里狂风骤雨席卷而来,窗外的树被吹得枝叶乱颤,黑色的天空中闪着蓝紫色的闪电,乌云云层后月亮发出微弱的光亮。
路灯下密稠的...

1 / 2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