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舅夜】花火

新年快乐.

架空 人物ooc

可能这个行距看得累,用手机WPS码的放上来lof是改不了的。。所以先说声抱歉啦

(1)
苏汉伟坐在椅子上,双腿盘起头仰在椅背上,椅子还在转动着。
苏汉伟看着天花板看得出神,这是他刚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小时,从恍惚再到冷静下来已经过了一小时。
房子还有一股放置太久的味道,陈旧的墙上还有一些斑驳,家具还没有摆好,行李也扔在了一边,他从到家就一直坐在椅子上转着双眼放空也不说话脖子上的耳机倒是一直播着歌。

“啊――”
他伸了伸手,叫了一声。
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不收拾收拾吗?”
向人杰朝地上杂乱无章的东西看了一眼,嫌弃地踢了踢脚边的一只玩具熊。
“操你妈啊别动我的熊。”苏汉伟转向向人杰皱着眉,“太多了,懒得收拾,你帮帮我吧。”
“两百。”
“那还是自己吧。”

两人突然笑了起来,苏汉伟站了起来开始把东西收拾好,五十平米的一间起居室,没有阳台,但庆幸的是那是个落地窗,苏汉伟挺喜欢的。看下去就可以看到通往市中心的马路,车水马龙霓虹灯影。

收拾得差不多了苏汉伟瘫倒在沙发上,看着沙发对面的电脑发呆。
“明天得去弄个网。”
苏汉伟对着向人杰说。
“嗯。”
向人杰点了点头。
“谢谢了。”
苏汉伟甩了甩手。
“嗯。请吃顿饭吧。”
“行。”

向人杰是苏汉伟最好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在以前的城市里唯一的朋友。苏汉伟不喜欢出门也不喜欢跟同学来往,唯一能够用人话来交流的人就只有向人杰一个。毕竟向人杰跟他对窗并且老来他们家串门。后来向人杰搬家了,再后来苏汉伟母亲去世了父亲出了趟远门没怎么回来过,向人杰父母知道后也就把他接了过来。
向爸向妈觉得搬家的时候两个人也就十三四岁,现在两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也不能住一起,原因,青春期。于是给苏汉伟找了一间一房一厅的起居室,同一个小区离得也不远。
“走吧吃饭去。”
向人杰收起了手机,苏汉伟拿起外套俩人就出门了。
这座城市是一座挺平静的二线城市,向人杰又住在市中心一带,算得上繁华也算得上安宁。
“我们这边一路开车上去,有海看。”
向人杰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你别给我乱指啊。”
“……你长大了,也长欠了。”
“……”
“……”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笑起来,就只是单纯地笑着。
“行了行了先吃饭。”
两人摇摇摆摆的走进了一家西餐厅。

(2)
“两位吗?”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他们俩人一番。
“是的。”
“好的这边请。”
服务员将他们领到一个小圆桌,靠着窗户还可以看见马路上的人和车。
“点吧。”苏汉伟伸手把菜单递给向人杰。
“你以前不是连五毛都不给吗,你是真的长大了。”
“滚吧,这本来就欠着你人情。”
向人杰顿了顿。

确实苏汉伟妈妈去世的时候苏汉伟也没哭但就是挺可怜的一副受气样,这会儿连自己爸爸都不知道去哪了心里落差也不知道该有多大,表面上一副不委屈的样子估计心里早就委屈死了吧。

“不是我说,点菜就点菜看我干嘛?”
向人杰现在真想把菜单拍在苏汉伟脑子上。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
向人杰用手帕擦了擦嘴。
“嗯……不知道。”
苏汉伟将手里的一大块肉送进了嘴里,肉上的酱汁沾在了嘴边。
“上学吗?”
向人杰递给苏汉伟一张纸巾。
“不知道。初中没怎么读,听一节不听一节的,也不知道脑子生锈没。”
苏汉伟舔了舔嘴角才把递过来的纸巾往自己嘴角抿了一抿。
“看你游戏灵活成这样应该脑子也挺灵活的吧。”
向人杰手机上响了一声。划开屏幕一看是他妈发来的语音。
―敏敏啊,小伟都安顿好了吗,有时间就把他带我们家里吃顿饭啊。
“操。”
向人杰黑了屏手捂住脸。
“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敏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汉伟笑的手里的肉都要掉了。
“笑屁啊,粗森伟。”
向人杰敲了敲苏汉伟的脑门。
“哈哈哈哈不行,你让我吃完这口肉。”
苏汉伟一边笑一边把肉往自己嘴里送,向人杰看着苏汉伟这个样子也不禁笑了起来。
“妈的你有毒吧。”
向人杰伸手拿起旁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

苏汉伟买单的时候看着账单上的几个数字有点膛目结舌。看着面前的碟子感到了心碎。向人杰叹了口气,“要不,钱不够用我先给你着点?”
苏汉伟愣了一会,“不用不用,本来就麻烦你们家了,不好意思再要了,我会想办法的。”
向人杰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苏汉伟拿起外套准备走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诶..对不起。”
苏汉伟揉了揉自己的脑门。
面前的男人一米八了吧,染了一头黄毛,眼睛到挺狭长的,五官长得都好看穿的也很时尚,就像,明星一样。
“没关系。”
男人笑了起来,轻声说了一句。
向人杰喊了苏汉伟一声苏汉伟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出去了。

(3)
陈圣俊笑着跟经理走进了办公室。
“你去前厅吧。形象很好。”经理打量了陈圣俊一眼。
“好。”陈圣俊也没有多说。
“那就明天开始上班吧。”经理把一份时间表给了陈圣俊,“听说你英语不错,有需要会叫你的。”
“嗯。”陈圣俊点了点头。听经理再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走在商场里,“哥我去你们餐厅面试了,服务员。”
陈圣俊举起手机贴在自己耳畔,手机那边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是嘛那挺好的,现在是住校吗?”
“没有,宿舍被停了,要找房子。”
“这样啊,那我帮你看看吧,今晚先去我那凑合一晚吧。”
“好,谢谢哥。”

陈圣俊挂了电话,站在了栅栏边看着楼下的表演,叹了口气。
有几个女生路过都看了陈圣俊一眼在惊呼着帅气。
“那个...我能加你微信吗?”
一个女生鼓起勇气走到陈圣俊身边,小心翼翼地问着。
陈圣俊转过头看着女生。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女生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拿出手机扫好码后加了好友就挥挥手和朋友走了。陈圣俊呆了一会儿吼就转头走掉了。

站在电梯阶级的时候陈圣俊注意到了前面的小矮子。
在餐厅撞到自己的小矮子。
看向人杰不知道说了什么苏汉伟手舞足蹈的可爱样子陈圣俊笑了笑。

“你不会在想着刚在餐厅里的那个男的吧,你性取向……”
向人杰小声地说了一句。
苏汉伟被他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哇你别搞我,我是个正常的男性。”
“喔……”
向人杰挑了挑眉。
“那你第一眼看上去喜不喜欢?”
“喜欢……啥啊!就他那头黄毛我喜欢个屁!”
苏汉伟手舞足蹈起来,侧过头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站在自己后面的陈圣俊。
“我……操。”
“嗯?”
“那个黄毛……在我们后面……”
“他应该……没听见吧。”
“不知道呀……”
苏汉伟手足无措起来,感觉刚才自己的样子特别幼稚,并且刚说的话!
啊啊啊啊啊苏汉伟感觉自己的脸可以埋土里了。

陈圣俊看见苏汉伟见到了自己又笑了笑。本来就只隔着两个台阶,陈圣俊下去一个就只距离一个台阶了。他伸手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
“嗨。”
陈圣俊笑着看着苏汉伟。
“嗨……”
苏汉伟僵硬地摆摆手,脸上挂着一副尴尬的表情。
“还记得我吧。”
陈圣俊把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笑着看着苏汉伟,狭长的丹凤眼眯了起来,就是那头黄毛实在是过于闪眼。

苏汉伟对陌生人说话的经验为零,也不懂得社交这会儿变得十分紧张起来。
“啊……记……记得。”
苏汉伟的手扯了扯向人杰的衣角开始眼神求助。
向人杰却非常狗逼地接起了电话先行走下了电梯。
陈圣俊笑着看苏汉伟紧张的样子。他自己从小到大倒也没怎么好好地去注意一个人,不过苏汉伟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种非常温和的可爱。

“一起去喝杯东西还是说你要回家了?”
陈圣俊和苏汉伟走下了电梯,陈圣俊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嗯…回家吧,可是向人杰不见了。我刚来这还不太认识路。”
苏汉伟看了看四周也没找到向人杰的影子。
“我在这上大学,大二。”
陈圣俊手机上亮了一条新的消息。
―位置发给你了,门的密码也给你了你直接进去就行,行李我让人从学校拿过去了。明天就带你去新房子看看吧。
陈圣俊看了看严景夑发来的短信,回复了个好字就黑屏了。
“喔……”苏汉伟点点头,“那你知道怎么走回我家吗…就在这附近。”
苏汉伟报给陈圣俊一个地址,陈圣俊点了点头说了句也不远就带着苏汉伟走了。

苏汉伟现在脑子很懵,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跟着一个刚认识的帅哥正在走回家,并且向人杰这个逼去哪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苏汉伟扯了扯陈圣俊的衣角。
“陈圣俊。”
“喔……”
“加个微信吧。”陈圣俊晃了晃手机。
“啊...好。”苏汉伟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着自己崭新的苹果,感叹了一句自己以前勤奋工作的伟大与艰辛。
陈圣俊扫完后看着屏幕笑了一声,“这什么啊…mipasi这么可爱的吗。”
苏汉伟唰的脸就红了,像是炸毛一样,轻轻地哼了一声。

“到了。”
苏汉伟看着这个小区门口。
“嗯……”
苏汉伟陷入沉思……
门口的保安却喊了一声,“小伙子,向家那小子朋友是吧,他怕你找不着路不认识让我见到你喊你一声。”
苏汉伟害羞的点了点头。
“是这里呀。。”苏汉伟看了看身旁的陈圣俊,“呃……这时候我要说你要上来喝杯茶吗这种话吗?”
毕竟这是苏汉伟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个“朋友”了吧。
陈圣俊看了看手机在看了看苏汉伟,笑着说了句好呀就跟着苏汉伟走了。

“叮”陈圣俊手机又亮了一条短信。
―你这么快来了吗?我看到你了。
陈圣俊愣了一下。转身看了看,在靠近小区门口的第三栋楼的二楼见到了在窗边的严景夑。
―你不用去上班?
―你快走过头了。
―我去朋友那坐坐,没想到你们住一个小区,误打误撞。
―喔……前面那个小矮子吗?
―嗯……
―行吧,早点回来。
陈圣俊把手机塞回兜里,看着苏汉伟转进了距离严景夑那栋楼不远的一栋里,他感受到了心里好像被什东西挠了一下。

“就你一个人住吗?”
陈圣俊进了门看了看屋子里面,整洁干净还有些香气。好像在餐厅时刚被撞到时也闻到了。
“嗯,向人杰家在后面他跟他爸妈,比我这大很多。”苏汉伟将外套挂了起来走到厨房放好了食物与用品。
说实话,苏汉伟一直觉得这屋子不小,至少有个做饭的地方。
“喔……我也在找房子。”
陈圣俊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苏汉伟站在桌子旁给陈圣俊泡茶。
“为什么不住宿舍。”
苏汉伟递了一杯热茶给陈圣俊。
“因为,老是迟回所以直接停了。”
陈圣俊喝了一口茶,茶的香气清香馥郁,色泽嫩绿油润,口感非常清醇淡雅。
“偷溜出去干坏事了吧。”
“哈哈哈哈没有,打工,总是上夜班所以直接不管学校了。”
“喔……那你很棒棒。”
苏汉伟竖了竖拇指。
陈圣俊笑了笑喝了几口茶。

“你泡的茶很好喝,我下次还能来吗?”
陈圣俊笑着问苏汉伟。
苏汉伟一直觉得陈圣俊这么笑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嗯,我炒的饭也好吃。有机会给你尝尝。”
“好。”陈圣俊准备要走,“让我蹭一晚房间的家伙做饭特别好吃下次过来尝尝吧。”
“嗯。”

苏汉伟挥挥手露出了笑容。关上门后苏汉伟站在门后面。
有感而发:“苏汉伟啊苏汉伟,人生第一次对一个刚认识两小时的人有话说,还有,互约了一波吃饭?有出息了。”
苏汉伟晃了两下倒在了沙发上。

TBC.
喔……我……背书去了。支持一下叭:D
起名废想了很久的标题,所以不要在意题目,花火我会让他们两个在后来去海边看的!首先我得先考完试,然后我再写。然后我努力一下不弃坑吧……因为我没啥时间日更周更……一只要准备人生的伿。

评论(6)
热度(20)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