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七Q】你看见那片星空了吗

嘛...这篇...纯吃糖.((。

希望你们吃得开心~


柯昌宇最近眼睛很不舒服,经常打一会儿游戏就要取下眼镜揉一揉太阳穴。很多次晚上关直播后眼睛都会红起来然后滴完眼药水后疼得不行,去了医院也只是说疲劳不要对着电脑太久好好休息就好了,可是打游戏的人怎么能缺少训练呢?

“你还是好好听医生的话吧。”

徐铭枢一边ob着柯昌宇的直播一边在语音里面跟柯昌宇说。

“没事,还不会瞎。”

柯昌宇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要真瞎了怎么办…”

徐铭枢担忧地说。

“放心啦…不会那么容易瞎。”


柯昌宇看着屏幕上的胜利看了一下自己的战绩后就关了游戏,说了句晚安就关了直播。

徐铭枢看柯昌宇关了直播自己也关了电脑跑到we那边,看到了拿着眼药水正要滴的柯昌宇。

“我我我我我我来!”

徐铭枢两个大跨步走到柯昌宇面前拿过柯昌宇手中的眼药水。

“你够高吗?”

柯昌宇没好气地调侃徐铭枢。

“那你坐下来不就好了嘛!”

被调侃的徐铭枢脸一红。


•一见如故 一个心跳 偶然的相遇 一夜倾诉 一阵悸动 一段新插曲 谁人累了停歇一阵子 谁人好奇一直在寻觅 两个身体映成一个影子•


柯昌宇被药水刺激得紧闭了眼睛,徐铭枢担忧地看着对面的人。

“没事吧。”

“有点疼。”

徐铭枢拿纸巾给柯昌宇擦了擦眼角溢出来的眼药水和生理性眼泪。

“早点睡吧。”

“好。”

徐铭枢扶着柯昌宇进了房间,温文儒雅的男生房间还散着清冽的香气,干净整齐的房间让徐铭枢自愧不如,想了想自己地上一堆衣服的房间摇了摇头。

柯昌宇爬上床掀开被子就倒下睡,徐铭枢看着柯昌宇安静的睡容,轻手轻脚掀开被子就往被窝里钻。

“嗯?你干嘛?”

柯昌宇感受到了被背后人抱着的温热,还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不嘛…今晚跟你睡。”

徐铭枢双手抱住柯昌宇双腿也缠上柯昌宇,把头靠在柯昌宇的背上。

柯昌宇实在是没辙,将身一反双手抱住徐铭枢的头往自己怀里抱。

“睡吧。”


徐铭枢早早醒了,看自己被圈在柯昌宇怀里一直没敢动安静地看着柯昌宇那安静的睡容,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柯昌宇的眼睛,脸瞬间红了起来整个人又重新把头埋在了柯昌宇的怀里。柯昌宇被徐铭枢这一动静弄醒,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

“徐铭枢?”

柯昌宇喊了徐铭枢一声。

“你没开灯吗怎么这么黑?”

徐铭枢顿了一顿,脸上的笑容瞬间没有。

“现在…白天啊…而且房间很亮啊…”

徐铭枢慢慢地说道,柯昌宇整个人怔了一怔。

“那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腿哥…腿哥!!”


基地里的人听到徐铭枢的叫喊声立刻跑到柯昌宇的房间,看到的是徐铭枢满眼的眼泪用着乞求的眼光看着众人,手里握着柯昌宇的手发抖。

“腿哥…腿哥看不见了…”

徐铭枢颤抖的声音混着哽咽声。

“什么?!”

围观的众人表示惊诧。

“去医院。”

“好。”

徐铭枢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徐铭枢牵着柯昌宇,柯昌宇安静地没有说话。

柯昌宇被徐铭枢牵着但还是不适应黑暗一直扶着墙慢慢走才出了门。

“徐铭枢。”

“嗯?”

柯昌宇在徐铭枢脸上乱摸用手擦去徐铭枢的泪水,可惜擦得满脸都是。

“你还是人吗?”

“不是。”

徐铭枢笑了起来,

怎么办,连争吵都这么温柔。


“嗯…医生说你眼角膜发炎了所以才会导致看不见,需要进行手术换眼角膜。”

徐铭枢低了低头,“但现在,医院还没有……”

柯昌宇笑了笑,伸手就摸到了徐铭枢的头,纤细修长的手指穿梭在徐铭枢的发丝间,温柔地揉了揉。

“没关系啦…你可以照顾我啊。”

徐铭枢抬头看着面前眯着眼睛笑的人,一秒、两秒、三秒,徐铭枢在柯昌宇的嘴上轻啄了一口。

“以后我照顾你,直到你好了为止。”

徐铭枢抓住柯昌宇的手紧了紧。


•我爱你这句话秘密了整个炎夏 那束玫瑰或许会悄悄地告诉他•


徐铭枢大概从来就没这么忙过,白天训练完后就跑去医院给柯昌宇送饭,然后陪着柯昌宇聊天午睡和散步。

“小q。”

“嗯?”

“我会不会耽误你?”

“不会啊。”

柯昌宇低下了头,眸中漆黑一片却满是顾虑。

徐铭枢笑了笑,手搭上柯昌宇的手握了握。

“真的没事,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也会…照顾好你的。”

徐铭枢笑着但是眼中满满都是心疼。


“傻窝,你说要不我把我的眼角膜给腿哥好不好。”

“牙,你在说什么啊?”傻窝把手放在徐铭枢的额头上又比对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

“不是我是说真的。”徐铭枢一手拍掉傻窝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

“别吧兄弟,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啊,现在腿哥没得上,we整支队伍又处于一个保级就好的状态。”

“那你也不能说这话啊,你要瞎了,我们队四打五吗?”

“金灏你去死吧。”

“我死你就没辅助了。”

“…”

徐铭枢打了傻窝的胳膊一巴掌后回到自己床上躺着发呆。

“你要真想给我们也阻拦不了。”

傻窝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胳膊肉,

“就算你给了,腿哥知道你这么做他也不会接受。”

徐铭枢听傻窝这么一说眼泪又出来了,“那不然还能怎么样嘛!”

徐铭枢低下头,眼泪掉在被子上。

傻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铭枢提出和柯昌宇出门逛逛,柯昌宇还有些犹豫后来就答应了。

“你牵着我会不会很怪啊。”

“不会啊,我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能牵。”

柯昌宇笑了笑,俩人牵着的手紧了紧。


广场上空升起了绚烂的烟花,柯昌宇看不见但能听见声音。

“烟花?”

“是啊。”徐铭枢想了想语气又淡了下去,“我忘了你看不见。”

“徐铭枢。”

“啊?”

柯昌宇低头准确无误吻到了徐铭枢的唇。

“我想说的是,我眼盲但心不盲,你既然来了我也不会放你走了。”

“嗯…”

徐铭枢红了脸将头埋在柯昌宇的怀里,怀里还有着沐浴露的清香。

“腿哥,等你好了我一定要带你去看一看星空!”

“好。”

少年笑得无邪,好像全世界都不在意。


•少年眸子里面的那片蔚蓝 没有一丝尘嚣 只有最纯粹的爱情•


“腿哥腿哥~医生说找到眼角膜啦!”

徐铭枢兴奋地跑进病房和柯昌宇分享。

“小q,这十几天谢谢你照顾我了。”

柯昌宇还是微笑着,用手摸了摸徐铭枢的头。

徐铭枢如同被顺毛的猫,乖巧的偎在柯昌宇的手边。

“腿哥,想着你要好起来了,我好开心啊。”

“嗯。”

“等你好了我一定要带你去吃吃喝喝!”

“好。”

“还有我跟你说的那片星空!”

“嗯。”

徐铭枢笑得跟小孩一样,深邃的眸子里的整个世界,都是柯昌宇。


在谈好所有手术后,柯昌宇迎接了这一个多月的黑暗后的第一丝光亮,但第一眼睁开并没有心心念念的徐铭枢,被握住的手也不是他的。

“傻窝,q呢?”

“他…”

徐铭枢摸着墙慢慢地走进病房,“腿哥…腿哥…”

“小q?”

柯昌宇跑到徐铭枢身旁。

“腿哥,我把我自己的眼角膜给你了…”

徐铭枢缓缓地说道。

柯昌宇明显被惊到了。

“……徐铭枢。”

柯昌宇冷冷地喊了一声徐铭枢的名字,傻窝再也忍不住了笑了出来。

“好啦好啦,逗你呢。”

徐铭枢睁开眼睛满脸笑容看着柯昌宇,柯昌宇却一把抱住了徐铭枢,仿佛松了一口气。


•你是否还记得 初次见面时 爽朗微笑着的 我的表情 那时还很年轻 所有的一切都分外美丽 当我不知去向何处而犹豫时 你给我听的那首歌 成为了我的梦•


徐铭枢拉着柯昌宇爬到了一座小山上,俩人表示以后没事不作死。晚上的小山上有着微凉的晚风,徐铭枢拿起背后的吉他,笑得跟傻子一样。

“腿哥~我给你唱首歌吧!”

柯昌宇笑着点点头。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他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他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谢~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他来过~”

徐铭枢的歌声混着吉他声萦绕着整个山顶,柯昌宇看着山下那些灯火阑珊的街道还有熙熙攘攘的车水龙马。

“腿哥看天上啊!”

徐铭枢像个小孩指着星河璀璨的夜空。

柯昌宇抬头,夜空中的星星闪了一下。


“腿哥腿哥,你能看到那片星空了吗!”

“我能看见你。”


你就是我整片星空。



嘛...没错的...又瞎了(。

甜就好了啊((。

看完后点个小红心或者留下你的评论会很开心的呀~

评论(7)
热度(62)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