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舅夜】贪.

·硬肝出来了  稍微有点boring..有的地方改了很久都不是很满意 只能凑合了(想打死自己)



•贰.




“啊…”苏汉伟坐在椅子上叫喊起来。

“疼?”陈圣俊别过头看埋在抱枕里的苏汉伟。

“不..”苏汉伟闷声道。

“饿了?”陈圣俊伸手揉揉苏汉伟的脑袋。

[——毛茸茸,可爱。]

苏汉伟摇摇头没有出声。

“那怎么了?”陈圣俊看苏汉伟这幅样子不禁担心起来。

苏汉伟摇摇头。

【——啊……寂寞。】

向人杰看了看苏汉伟这样子,“女孩子都会有这么几天。”

“你给我去死。”苏汉伟突然猛抬头把抱枕摔在向人杰头上。

“那不然你还能失恋啊。”向人杰把摔到地上的抱枕捡起来看看又一脸嫌弃扔回给苏汉伟。

“……”苏汉伟接回抱枕咂咂嘴又把头埋在抱枕里。

【——放你妈的屁,恋都没恋,哪来的失。】

得不偿失.

【——啊……真的好烦啊……】





“兮夜?”陈圣俊拍拍苏汉伟的头。

“干嘛?”苏汉伟抬起那一蹶不振的头满脸的不开心写在脸上。

“有草莓你吃吗?”陈圣俊把一盒刚洗好的草莓拿到苏汉伟面前。

“……不……”苏汉伟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颗酸甜的草莓。

看着面前的智障的笑脸,苏汉伟只好嘟嘟嘴,“sb。”

陈圣俊坐在苏汉伟面前,把草莓一颗接着一颗送到苏汉伟嘴边。

指尖摩挲过细嫩的皮肤,不经意间碰到苏汉伟鲜红的嘴唇,像樱桃般好看。大概在陈圣俊心里,苏汉伟怎样都好看吧。无论是什么时候的苏汉伟。

生气的,开心的,郁闷的,失落的……

“兮夜怎样都可爱。”陈圣俊想着,脱口而出。

苏汉伟刚想吞下一口草莓听到陈圣俊这一句话差点没噎死。整张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开始发红。——装傻吧,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嗯,对,什么都没听见。

“兮夜兮夜~”陈圣俊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苏汉伟。

“嗯。”苏汉伟的嘴被香甜的草莓塞满了口腔。

“兮夜最好看~”陈圣俊快把苏汉伟夸了个遍了吧。

“…嗯。”苏汉伟看在给自己喂草莓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好像整个房间都开始是粉红色的,连空气都有些许香甜的草莓味,甜的冒泡。



“小伟,去酒吧吗。隔壁说去聚聚。”向人杰提着辣酱从隔壁回来。

“嗯…行的吧。”苏汉伟边玩游戏边回答。

“你脚没关系吧?好点没?”向人杰把辣酱放到厨房,站在苏汉伟后面看苏汉伟打游戏。

“能走,死不了。”苏汉伟点着鼠标神情专注地操纵人物。

向人杰发现了从外面回来的陈圣俊,赶着去帮忙提东西。

“骚包,去酒吧吗?”向人杰边拿东西边问。

“兮夜去吗?”陈圣俊看了看专注于打游戏的苏汉伟。

“去啊。”向人杰笑着点点头,看透了小年轻们的恋爱。

“兮夜去我就去。”陈圣俊提着一大袋零食走向苏汉伟。

[——他到哪我都跟着,不然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向人杰站在玄关看着日常打情骂俏的两个人,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显得格外耀眼,整件房子里都暖洋洋的。

——为什么苏汉伟不能是女的呢…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酒吧的路上,苏汉伟看看走在自己前面被很多人围在一起聊天的陈圣俊又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低头玩着。

“小伟。”向人杰拍拍苏汉伟的头。

“干嘛。”苏汉伟看着手机敷衍道。

“你是不是喜欢mystic啊。”向人杰小声地在苏汉伟耳旁说道。

“你你你你说什么啊!”苏汉伟突然叫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向人杰的话的原因还是因为耳朵是敏感点被热气哈到的原因。

前面的一行人全部转过头看着苏汉伟,陈圣俊疑惑地看着惊慌的苏汉伟,还有旁边笑嘻嘻的向人杰。

[是不是你早就不是我的了]

陈圣俊低低头,等着一群人调侃了苏汉伟几句又继续走。




坐在一群抽烟的人旁边苏汉伟很是不适应,看着来酒吧的人都人手一杯酒而自己却点了杯牛奶。

隔壁的陈圣俊却一直跟刚来的时候来搭讪的女生聊得火热。

【——莫名不爽是怎么回事】



过了二十分钟向人杰那边却明显有几个喝醉了。被烟味熏得有点头晕的苏汉伟趴在吧台上。陈圣俊跟女生聊完后看了看身后,十几个人已经倒了一半,用手扯了扯苏汉伟的衣服又拍了拍苏汉伟的背。

苏汉伟不情愿地从臂弯仰起头,“干嘛啊..”

“我以为你醉了。”

“我喝的是牛奶…”

“噢..”

“扶我去厕所洗把脸…我被烟味熏得有点脑子疼。”

“好。”

两人扶持着走向厕所。



苏汉伟趴在洗手盆边,流水的哗哗声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不能脑子混乱。

“兮夜?”陈圣俊俯身问苏汉伟。“没事吧?”

苏汉伟摇摇头。余光看到陈圣俊那炙热的目光,陈圣俊在自己旁边说话呼出的热气打在苏汉伟脸上。

【——你再碰我就有事了。】

苏汉伟又捧了一捧水往自己脸上打去。

“兮夜?兮夜?”

陈圣俊又叫了两声。

【——啊…好烦】

苏汉伟转过身。

驻唱歌手在歌唱着,悦耳的歌声在耳边环绕。

「キミの爱はどこですか?

どんな爱がありますか?

あいまいな爱の定义をちゃんと教えてよ

キミの爱は何ですか?

爱は何をくれますか?

今すぐに 答えが欲しいから

抱きしめて キスしてよ

いつまででも

ずっとね ずっとね ずっとね」

苏汉伟没有感受到什么空气也没有感受到世界的温度他只感受到面前人那嘴唇的柔软以及那人的体温,听不到人群的吵闹声也听不清歌曲的歌词只能听见安静的厕所间里两人的心跳声。

苏汉伟瞪大了眼睛但瞬时又闭了下去,陈圣俊不舍得离开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送给我的礼物怎么能丢掉?]

唇齿间的缠绵让两人忘我,陈圣俊顺手圈着苏汉伟,苏汉伟的手也自觉地环上陈圣俊的腰。

吻得大概是两人觉得有些缺氧后分开了交缠在一起的舌头。

苏汉伟在陈圣俊怀里低着头不停地喘气,脸上开始泛红,环着陈圣俊的手抓紧着陈圣俊的衣服。陈圣俊像是满足地讲下巴抵在苏汉伟的头上,一手环住苏汉伟的腰一手按在苏汉伟的头上,将苏汉伟抱得很紧。

【——要疯了吧…】

“兮夜。”

陈圣俊叫了一声。

“啊?…嗯…”

苏汉伟似乎有些惊慌失措。

“我们进厕所间吧。”

陈圣俊俯身在苏汉伟耳边说道。

[——让我真正地拥有你吧]

苏汉伟脸红地快要爆炸了,脑子一下子当机。

“进…”

陈圣俊抱着苏汉伟准备走进厕所间。

“进…进你妈个逼啊!”

苏汉伟突然骂起来,红着脸对陈圣俊说。

苏汉伟眼睛里冒着水汽,有些错觉般的灵性。暖黄色的灯光照着苏汉伟,脸上的红毫无遮掩,苏汉伟用手捂了捂嘴巴跑了出厕所。陈圣俊站在原地笑了笑。

[——牛奶味。]



苏汉伟脑子快要爆炸了,脸也是,就像是喝了一吨白酒般脸红得不像样。回到吧台时向人杰已经坐起来了。

“你干嘛了…脸这么红…”

向人杰甩甩还不是特别清醒的脑子。

“被驴踢了。”

苏汉伟不耐烦地应了一声。

向人杰眉头一皱发现事情的不简单。

“骚包呢?”

“不知道 死了吧。”

“你们…”

“什么都没发生!”

“兄弟你这么说就肯定是发生了点啥啊…”

“去你妈的回不回家了!”

“回…回回回…”

向人杰准备离开时一个酿跄差点摔下来。

——唔…酒喝多了…尴尬…

“那什么 小伟…扶我一把我酒喝多了…还有点晕”

苏汉伟叹了叹气。



“你很沉啊!”

苏汉伟将向人杰搭在自己身上。

“cnm不扶了!自己爬回去吧。”

苏汉伟将向人杰丢在离基地还有一小段路的路旁。自己一个走了。

“你要敢不扶我就把你跟大舅子的事告诉所有人听。”

向人杰眯了眯眼看着苏汉伟。

苏汉伟低了低头,最终还是回去把向人杰拖了回基地。



苏汉伟回到房间时陈圣俊已经回来了。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房间里没有开灯,苏汉伟坐在床边看着窗外。郊区没有一点车水马龙的声音,太安静以至于苏汉伟有的时候会觉得是不是被世界所抛弃。

但是有的时候想到这个地方的人,事,物,他又会觉得这个世界不只是他一个人。

特别是他。

【——要是我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啊 貌似你会诶】



“兮夜回来了?”

“嗯..”

苏汉伟能感受到的,尽管房间没有开灯,心里是明亮的。陈圣俊背对着苏汉伟坐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渗了些从发丝间滴下的水,空气是静谧的,两人谁也没出声,似乎在给对方一人一个对于在酒吧时的忏悔,又或者说,有些许迷恋。

[——兮夜会怎么想我。]

【——他会怎么想。】



“兮夜。”还是陈圣俊先开了口,他知道苏汉伟是不懂得主动的,他也心甘情愿宠着他。

“嗯…”苏汉伟淡淡地应了一声。苏汉伟感受到了,陈圣俊就在他后面,呼吸是温热的,大概就距离自己二十厘米吧,转身过去就能抱住了。

【操 抱你妹啊!】

苏汉伟摇摇头。

“兮夜 喜欢我吗?”

陈圣俊的头抵在苏汉伟肩膀上。

苏汉伟怔住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是的,他也没想过要怎么回答,因为他也没想过他会问自己。

一时语塞。【——啊,好烦啊,是个女的大概就能答应并且操上了吧。】

苏汉伟对自己这种想法微微红了脸。

“呸!我去你妈的妹子!”

苏汉伟脱口而出。

“????”陈圣俊猛地抬起头。[???嗯???粗森伟刚说了啥???]

苏汉伟转过头看着陈圣俊连忙摆手,“不不不不不是不是说你。”

【——妈的…耻辱…】

“那…兮夜,喜欢我吗?”陈圣俊用手抓住苏汉伟的肩膀。

苏汉伟心头一紧,还是不知道怎么答啊,该说喜欢吗?还是…不喜欢?

“兮夜?”陈圣俊轻轻又叫了一声。

“喜喜喜喜欢!啊啊啊啊啊?”苏汉伟被自己口中说出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整个人定格在那一秒。

陈圣俊嘴角上扬笑了笑,抓紧苏汉伟准备吻上去。

“我我我我我我去你妈的,我洗澡了!”苏汉伟只能落荒而逃,他也没想到。

【——要死了啊…】

苏汉伟躲在厕所间懊恼。床上的陈圣俊看着窗外的景色看得入迷,一切是美好的。

[——你是我的了~]



“所以你俩在一起没?”向人杰在两人在一起一段时间后问苏汉伟。

“不知道。”苏汉伟玩着手机敷衍道。

“那是怎样?你俩做了没?”向人杰又问了一句。

“做你妈啊!滚!”苏汉伟终于忍不了怒吼了一声。

“那你觉得你们能在一起多久啊…”向人杰在耳边偷偷问苏汉伟。

“…”苏汉伟没有回答。

这个他是真的不知道。有的时候他很想知道有的时候他又很不想知道,特别是陈圣俊抱着自己的时候,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知道。

然后就能一直在一起。

【——我是这样希望的。】





【——可是真的会吗?】





TBC.

不知道为啥...又写不完...

那就等叁吧...

这篇写的很流水...凑合一下 结局是be 并不是he

喜欢点个心 不喜欢也别喷接受建议改进。

附上上面那段歌的歌词:安田奈央 - こたぇ

你的爱在哪里?
无论怎样的爱吗?
暧昧的爱的定义?
你的爱是什么?
爱是什么吗?
现在马上就想要答案
拥抱接吻吧
一直到永远
永远永远一直呀

嗯...叁的话 估计也是有生之年了吧...

好了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4)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