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舅夜】三十天烛影

写了好久终于写完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改变想法 三千多的一篇文

希望你们吃得开心QwQ

留个言或者点一下小红心会很开心的哦~


喝断片的苏汉伟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宿醉让脑子变得沉重而疼痛。艰难的坐起身来眨了眨眼睛,四周并无光亮;再一次眨了眨眼睛,并没有想象中刺眼的阳光。

“诶…”

苏汉伟再一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黑暗一片无光亮。

经历短短一秒钟的呆滞后随之是一声响彻整个基地的叫喊。

 

“卧槽?!你瞎了?!”向人杰等人听到声响后跑到苏汉伟房间查看情况就看见苏汉伟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呆滞,双眼无神脸上还躺着两条已经风干的泪痕。

阵圣俊有些不可置信在苏汉伟面前摆了摆手,苏汉伟双眼直视却没什么反应,一群人坐在小中单的房间不知道该怎么好。最后众人散去留下苏汉伟独自一人与看不见的镜面里的自己相望。

阵圣俊握了握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梅雨天气的上海摇摆不定的烛光作为盲人的第一天

苏汉伟只能靠着双手摸着墙沿走出房间,顺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走进训练室,思考三分钟后才想起来自己看不见打不了游戏,落寞的苏汉伟皱了皱眉两只手指搅在一起掰了掰,叹了叹气又起身向外走去。旁边的阵圣俊看着苏汉伟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有落寞地走出去,手机里面询问医生的消息还没有回应,皱了皱眉却没有去跟苏汉伟说一句话。

他怕他哭出来。


·下雨后闷热的世界 蜡烛的残影 作为盲人的第二天

苏汉伟还会有些不适应盲人的生活,半夜想去个厕所都会被桌子撞到,第二天起来只能听向人杰抱怨“小伟你怎么膝盖那青了啊”。

不知道啊,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瞎了啊,也不知道怎么就连厕所都去不了了啊。

悲伤如同潮涌,一下一下地冲击着苏汉伟的心。

门外的阵圣俊只能看着,不敢靠近,手机蹦出来的一条又一条信息。

等等我,我会找医生治好你的。


·思念的人思念着从前 以前那人的温柔以待 作为盲人的第三天

向人杰除了每天带苏汉伟去医院检查,就是跟赵志铭汇报苏汉伟的饮食起居吧。赵志铭知道苏汉伟瞎了后打电话说了一大波骚话,两人最后也是以你是我儿子我是你爹这样的对话结束短暂的慰问。

“心情好点了吗?”赵志铭问。

“嗯…适应了…上厕所也不会撞到了。”苏汉伟说。

“你都不笑。”

“笑个屁,换你瞎了你还笑得出来。”

“我当然笑得出来啊,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到处蹭饭。”

“没心没肺。”

“那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好多了。”

赵志铭问到阵圣俊的时候苏汉伟有那么一些沉默,随即又摇摇头。心底想念的吧,以前的各种打闹和各种表白,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又是一顿沉默。


·喜欢一个人的好不需要理由 照顾他就是最好的表白 作为盲人的第五天

阵圣俊没有闲着,手机上的消息到半夜都没有停过但是这次消息不再是女生的问候而是大学同学的所有关于医疗的问题。他很想苏汉伟好起来,在离开之前。

阵圣俊无论是每天给苏汉伟拿饭端茶还是照顾着去厕所去厨房去医院都无微不至,每天晚上rank到凌晨还一直用手机给学医疗的同学发信息到处问着有什么可以医好苏汉伟眼睛的办法。

阵圣俊也不过问,不过问苏汉伟任何;站在门口听着苏汉伟和赵志铭的电话,小中单笑起来就是对他最好的安慰了。

“兮夜,笑。”

“笑不出来。”

“我爱你。”

“滚。”

苏汉伟听到阵圣俊的那句我爱你咧开嘴笑了笑,多可笑啊不爱你的人嘴里说着爱你。


·萤火点亮森林 王子对公主说我会爱你一辈子 作为盲人的第七天

We一行人找的新中单还不够磨合,每次训练室里面都是喧闹一片,无奈,苏汉伟只能坐在一旁看着喧闹的人声还有键盘的敲击声,双眼冒出的眼泪让苏汉伟说不出话来,阵圣俊握了握自己的手,提出让苏汉伟指导新中单的想法,教练也没办法现在也让苏汉伟分析了一波所有人的数据然后再分析了一下现在适合版本好对线的英雄,苏汉伟还是开心的,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让阵圣俊尽收眼底。

“兮夜,笑了。”


·黑暗中白烛燃烧着的火苗 孤独而又脆弱 作为盲人的第十二天

庆幸吧,兮夜虽然瞎了但是分析的准确以及新中单的努力让we在兮夜不在的情况下拿到了比赛的胜利。

一行人催促着兽eo请吃饭,苏汉伟没办法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也跟着一群人出去吃,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进饭店,一边夸着苏汉伟一边夸着新中单,手里的酒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苏汉伟感受到了身边人的温度。室内空调挺凉的,苏汉伟搓了搓手,阵圣俊立刻拿出一件外套给苏汉伟披上。

“兮夜,不要着凉。”

这逼是一直在盯我吗,连我冷都知道。

一群人吃完饭后准备回基地,苏汉伟牵着阵圣俊的衣角。

“兮夜等我一下我去厕所。”

阵圣俊摸了摸小中单的头让他在公交车站等自己,然后就匆匆忙忙去厕所了。

苏汉伟独自一人站在车站里,披着外套还很瘦弱的身体让外人看起来格外心疼,身旁没有别人自己身在黑暗中苏汉伟有点心慌,手心是阵圣俊衣角的温度。

天空中响起几声闷雷,雨点飘下来落在地面上,忽然雨势大了起来,小小的少年独自一人在黑暗中受了惊吓。

阵圣俊呢。

心中的慌乱以及焦虑如同这场大雨,冲刷着苏汉伟的心,身体冰凉的开始有些发抖,眼眶又红了起来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阵圣俊呢。

“我在。”

阵圣俊从背后抱住苏汉伟,没有一丝防备,苏汉伟心里最后一丝防线崩坏了,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每一滴都像是在诉说着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每一滴都像是在心酸着自己现在的有心无力,每一滴都打在阵圣俊的心里,像硫酸一般腐蚀着阵圣俊的心。

阵圣俊不知道,自己要走的时候会不会比现在还要心疼。


·少年用玻璃罩子将烛罩了起来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作为盲人的第十七天

一切生活开始走上正轨,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苏汉伟瞎了的事实,苏汉伟自己也开始能够照顾好自己,虽然吃饭的时候还是阵圣俊喂,但是去厕所也不会被撞到了。

每天按时地吃药,按时地检查,按时地滴眼药水。

苏汉伟在镜子里看见有一些模糊的光的时候开心的快要跳起来,但是对于这模糊的来说还不算能看得见事物,但至少,感受到光了。

“喔兄弟恭喜啊,能看见光了。”

“我是你爹。”

“这几根手指。”

“走走走我看不见。”

赵志铭接到苏汉伟电话就立刻赶过来。两人之间的对话永远都在我是你爹开始闲聊到儿子你闭嘴结束。阵圣俊站在门外如同第三者。


·我希望给你最好的 我也是你最喜欢的 作为盲人的第二十二天

整个基地因为苏汉伟能看见光了而开心着,阵圣俊也提出要带苏汉伟去韩国治疗,已经联系上了那边眼科的同学,小兽表示也没问题。向人杰听说阵圣俊要带苏汉伟去韩国治疗后自己也想去结果拉上了赵志铭一起,后来…嗯…整支队伍都去了。

苏汉伟笑得跟傻子一样,他还不知道阵圣俊已经解约了,他不知道阵圣俊要离开了。

苏汉伟什么都还不知道。


·少年有了皈依的彼岸 烛火倒映在地面上的残影 作为盲人的第二十七天

去到韩国后苏汉伟就进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检查完了后躺在病床上和赵志铭谈笑风生。

而阵圣俊回了家与父母讨论着婚礼。

苏汉伟什么都不知道,而阵圣俊什么都不想让他知道。

“诶wor苏汉伟,大舅子是不是回家了啊,都不见他来陪你。”

“我不知道。”

“不是跟你是cp嘛。”

“你好烦。”


·光和影都要出现了 蜡烛要熄灭了 作为盲人的第三十天

谈好所有医疗和手术后苏汉伟也算是安了心,他希望,他希望第一眼。


·往后的事情结束了 烛火结束了三十天独自在黑暗中的燃烧

“兮夜?”

“兮夜?苏汉伟?”

苏汉伟慢慢睁开眼睛,一时之间的强光刺激的苏汉伟的眼睛让苏汉伟流出了生理性的眼泪,周围人的轮廓慢慢清晰在自己眼前。

“阵圣俊呢。”

和那天一样,阵圣俊呢。

所有人支支吾吾,连小兽也一言不发。

“他…去结婚了…”

赵志铭的一句话如同刀子刺着苏汉伟的耳朵划破苏汉伟的心脏,难受地说不出话。

“…”

苏汉伟开始慢慢开口:“嘛,原来不喜欢我啊,那我还那么心痛干什么,难怪带我来韩国治疗,敢情就为了顺便回来结婚啊。”

“兮夜…”

“走吧,回家。”

 

打开衣橱想收好衣服却看见里面每一件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发现了旁边的信封,里面的中文歪歪扭扭特别难看,倒是兮夜两个字写的分外用力。

信里写着:兮夜,可能他们都会告诉你我去结婚了,可能小兽会告诉你我解约了。我早就解约了早就要离开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可能会选择继续进行着婚礼,也可能…

信里没有了下文,“选择回来见你。”

阵圣俊走进病房,西装革履。

不闻不问旁人惊诧的眼光把苏汉伟的衣服全收拾好,拉住苏汉伟的手敲了敲呆滞了的旁人们的头。

 

 

“走吧,回家。”

 

 


评论(20)
热度(74)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