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没什么指定cp】镜像

   听首歌看吧~花姐的夕日坂(♡˙︶˙♡)
   (2)
    有些人,从一出生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就像是天才与平庸,前者不用像后者一样拼命努力,后者不需要像前者那般辛苦维持自己的天生优势。而崔仁圭不一样,像他们这群人是社会中最不特别的存在,就像那些沉寂在时间里的尘埃。在崔仁奎眼里赵世衡无疑就是天才的那一类人,高傲又不明白平凡是为何。
  但在赵世衡眼里,崔仁圭不仅仅是个最特别的存在,甚至愿意花时间去向张亨硕讨教崔仁圭到底喜欢什么,只不过每次的谈话都是以和裴御珍拌嘴打架结束罢了。张亨硕其实也很不理解崔仁圭,同样对赵世衡也不是很理解。
  赵世衡一年多前选择回韩国,而崔仁圭没有去送行,赵世衡看着送行的队友看了很久也没有看见崔仁圭出现,手机也没有问候,像是忽而之间消失在了任何一切中。崔仁圭只是很平常的,去找张亨硕,聊了聊近况喝了杯张亨硕的茶,看着进门那的鞋子少了几双,桌上的杯子少了一个,衣服也开始随意乱扔才注意到裴御珍已经离开了。
   “赵……”
   “闭嘴。”
   “他……”
   “死了。”
    张亨硕并不会相信崔仁圭嘴里所谓的那些话,因为他自己也不相信,当初一模一样的话语发生过在他和裴御珍的身上。
   “哥你知道吗。”崔仁圭顿了顿,“赵世衡他应该从来就没考虑过我,三星解散后我们就不复存在了。只是个单纯的泄火工具。你知道的,我们beta不存在标记不像你们。所以当他每次跟我做咬住我腺体的时候我都很难过,为什么我不是你们。”
    崔仁圭以前从来没奢望过自己是个omega,甚至觉得自己作为一个beta平淡地生活过去就很好了,但是自从到了三星,开始和赵世衡相恋,看到了每一个人的故事,经历过一些事情后,真的觉得,上天真的太不公平了。
    都根本不用想,崔仁圭给李多允和金赫奎打抑制剂的时候也给自己扎过,蓝色的液体从针管进入自己的体内,没有一丝反应,因为他也不是omega,也没有令alpha动心的香甜气味。他简直太难受了。
   “……裴御珍没有告诉我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他好像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划进他的人生规划里,我一直喜欢着他,他也这么跟我说,但是我一点都不了解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要走去哪里,还会回来吗,还会回来我身边把我带走吗?”张亨硕闭了闭眼睛仰头喝了口啤酒。“我可能得回家了,家里人都催着我回去,读书,工作结婚,生孩子。我往后的,没有裴御珍的日子,就很平凡的过去了。”
    不只是崔仁圭看到的少的那些鞋,少了一个的水杯,甚至厕所里毛巾和洗漱用品都少了,本来架子上还有杂志,现在也没有了。
    张亨硕明白裴御珍为什么想逃,但是又不明白裴御珍为什么不带着自己一起逃。裴御珍有一段时间得了躁郁症,一直处于信息素紊乱的情况,那天夜里裴御珍缩在落地窗边的角落里,外面的灯光映着他的轮廓。张亨硕心疼地抱着他,一直用手安抚着他的后背一边说着没事的,但裴御珍的身体却开始发抖了,张亨硕很心疼他,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异国他乡的俩人并没有拿到很好的成果,张亨硕知道裴御珍压力真的很大,那天晚上裴御珍咬着张亨硕的腺体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说着我们逃吧,去更远的地方。张亨硕说好。
    但是裴御珍却一个人走了。
    张亨硕一个人去了北美,开始了一顿新的旅程,但是他无法静下心来了。抑制剂保持使用令张亨硕疲惫不堪,有的人表示过喜欢但张亨硕会把腺体上还没消失掉的标记印给那个人看昭告着自己还有裴御珍,身体上也还留着裴御珍的爱,自己并没有被丢弃。
    每次这样张亨硕都会打电话给崔仁圭,哭得稀里哗啦的,崔仁圭也不说话,回国后抱住崔仁圭感觉他瘦了很多。
    “哥你听我说,我跟赵世衡分了。”
    这是崔仁圭和张亨硕见面的第一句话,张亨硕觉得不可置信。
    张亨硕觉得裴御珍很坏,自己逃走后连朋友也是一样的德行。
    “哥你知道吗,你跟御珍单独出去后我跟赵世衡就已经开始意见分歧了,俱乐部牵扯住了我,他觉得是我自己不愿意,我告诉他我没有,他却觉得我在狡辩。”崔仁圭把张亨硕的啤酒往自己手边移了移。“你不应该喝这个的。”
    “御珍得过躁郁症,他跟我说我们逃吧,但是后来他自己走了,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我去过北美,抑制剂根本就把我弄得很疲惫。我爸妈叫我回家,我说我再等等。回到你这儿,发现他们alpha真的很残忍啊,说丢下就丢下了。”张亨硕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拿起了手边的水喝了几口。
    崔仁圭说起自己和赵世衡也没有办法去向张亨硕说清楚,他只是很难受。本以为天生的平凡可以因为赵世衡改变那么一点点,也不会因为是beta而苦恼,但是真正地喜欢上后,赵世衡反而带给他更多的难过。
    如崔仁圭所想赵世衡的路并没有像是自己一样坎坷,一路过关斩将,自己却一直滞留在原地,甚至不能告诉赵世衡说自己的处境。误解了也只会说没有。
    赵世衡回韩国的前一天晚上问崔仁圭一不一起,崔仁圭没有回复,其实他看到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复。赵世衡走了,崔仁圭却躲了起来。
    “胆小鬼崔仁圭。”
    张亨硕瞥了一眼崔仁圭。
    崔仁圭笑了一下,把张亨硕的啤酒喝完后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有那么一天晚上,崔仁圭躺在赵世衡的怀里,听着赵世衡说着那些笨拙的情话。崔仁圭真的很喜欢赵世衡被拆穿后还要逞强的样子,他们会早上起来拌嘴,会因为煎蛋圆不圆的问题互相嫌弃,会因为内裤型号而争吵,也会因为和哪个女粉丝拥抱了握手了并肩了而去互相猜疑。大概这种平淡的幸福至少有过。
    崔仁圭会感叹时过境迁,会回想当初那场比赛亲了一下的脸颊。
    “哥,是不是我做错了。”
    “你不应该逃避,我也不应该。”
    “我总觉得,赵世衡不想再见到我了。”
    “我也觉得,裴御珍不是在逃压力而是在逃我。”
    “赵世衡也在逃吧,他逃的是什么呢。”
    “嗯……大概我们都是傻子吧。”
    张亨硕把水都喝完了,剩下一片黄色的柠檬片,崔仁圭趴在了桌子上,手边是一个被捏瘪了的啤酒罐。
    大概在看不见的那个地方,又有几个傻子一起想同样的事情吧。
    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映衬着不同的人却做着相同的事。

    是没写完的啦,就是想发一下。
    (1)是7Q啦…就是都是没写完的,因为很多cp所以1到5基本上是单独cp的故事,后面会会相遇到一起。
    (3)是国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知道。会发片段出来,全文和前言会写完全部后放出来,反正这个暑假除了要去外地应该没啥事挺闲的,慢慢写。
    还会写些个明星cp的文发小号,能支持就谢谢辣~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我的文应该我还没凉……的……吧。。)

评论(4)
热度(4)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