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伿.

【舅夜】贪

【舅夜】贪.


·壹.

半夜十二点多通往厨房的楼梯上,陈圣俊摸摸还没睡清醒的头,缓缓地下楼。脚边似乎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还伴着轻微的呻吟声。

[what?]

陈圣俊再次用脚踢了踢,突然脚被一只手抓住了。

“啊——”陈圣俊叫了起来。

“叫你妈啊!”坐在楼梯的苏汉伟喊了起来。

陈圣俊愕然。“兮夜?”

“…脚扭了,我起不来。”显然苏汉伟并不想讲这么丢脸的事实。

“哦..”陈圣俊干脆把地下的苏汉伟横抱了起来。

【嗯?嗯??嗯???】苏汉伟一脸错愕,【嗯…算了。】

 

“还没好吗?”苏汉伟望椅背靠了靠,慵懒地吐出字眼。咬字依旧不清晰。

“嗯…”陈圣俊将白色纱布放回药箱,轻轻地把苏汉伟的脚放回到地下。

“如果我不喝水你是想躺到天亮?”陈圣俊一边收拾药箱一边问苏汉伟。

“嘶——”苏汉伟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伴随着对疼痛而发出的叫嚣。“那你不是来了嘛。”

陈圣俊没有说话,轻轻地笑了笑。

[——像只小猫一样。想圈养在怀里。]

“我也没什么事…”苏汉伟摆摆手,整个身子蜷在椅子里,抱着橙色的小埋抱枕缩成一团,唯独那只脚腕通红的右脚裸露在外。

“苏汉伟你也是可以,半夜找点吃的都能扭到脚。”向人杰揉着眼睛靠着墙,“要骚包不喝水你估计得在楼梯躺到明天。”

苏汉伟那被埋在抱枕下的脸皱了皱眉【——不愉快,好在没人看见。】

“要他管了吗。”苏汉伟闷声说道。

向人杰没有说话,耸了耸肩,掉头就走。

——谁知道呢。

“能走路?”陈圣俊指了指脚用着蹩脚的中文对苏汉伟表达自己的意思。——包括喜欢这件事。

“maybe..”苏汉伟尝试着站起来走两步,奈何脚却使不上力支撑不住那身躯,向面前的人怀里倒去。

陈圣俊愣了一下,心跳很快,怀里的小人很小只,很暖,发丝间还有洗头水的清香。

[——不想放手。]

“sb 你还要抱多久。”苏汉伟小脸上又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再抱一下。”陈圣俊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吐出这四个字,似乎很早就想说,似乎早有预谋。

“好。”苏汉伟没有抵抗,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汲取一丝安慰,也包括自己,不断地汲取着独享的温柔。

——即使,有一天会全部没有。

 

 “我想跟你睡。”苏汉伟把脸埋在陈圣俊的怀里突然开口,“我是说…单纯的…抱着你睡。”

“嗯。”陈圣俊把自己的脸埋在苏汉伟的发丝间,闻着洗头水的香味以及,属于他的味道。

[——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陈圣俊横抱起苏汉伟,小心翼翼地将苏汉伟抱回房间,放到床上。像是母亲照顾孩子一般,将被子盖好,转身。苏汉伟下意识拉住陈圣俊的手。

“嗯?”陈圣俊还有点疑惑几秒过后又扬起一抹浅笑,“关灯。”

苏汉伟被自己这种蠢到家的行为羞愧到想死。

【——笑起来,就有点犯规了啊。】

 

“兮夜兮夜。”陈圣俊在黑暗中叫道。

“嗯。”苏汉伟轻声回应道。

“兮夜..兮夜…”又是一段温柔的呼唤。

“嗯…”苏汉伟皱皱眉。

“兮夜…我喜欢…”声音温柔的不像话,“你…”

“我也…”苏汉伟微微张开眼。

 

“兮夜?”陈圣俊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苏汉伟也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了。他只知道有些情愫快要掩盖不住了。

【——啊,好烦,为什么自己不是个女的。】

“睡觉。”苏汉伟扯了扯被子,当什么也没发生,心虚地背对着陈圣俊。

“兮夜…?”陈圣俊很担心,担心再出什么事伤害到自己心底的软弱。

“不睡你给我滚出去。”苏汉伟一如既往。

“畜生。”陈圣俊嘴上骂着但还是乖乖爬上床。

[——就在旁边,好想抱抱。]

“兮夜?”陈圣俊轻声问道。

“嗯?”苏汉伟还没睡着。索性说是,睡不着。

“能抱着你睡吗?”陈圣俊已经做好被踢下床的准备了。

“……”苏汉伟默然了一会儿,“可以。”

陈圣俊震惊了一下便又开心起来。

【——今晚究竟是一如既往还是一反常态?

——不知道,明天睡醒再说吧。】

抱着的人反而躺得安心,倒是在怀里的人却失眠。

“sbad。”苏汉伟轻轻叫了一声。

“嗯?”没想到的是都睡不着。

“我还以为你睡了…”原本只是想看看睡着没,这一嗯不就尴尬了吗。

“兮夜睡不着?”陈圣俊抱苏汉伟抱得很紧,如同自己的私有物一般,只允许自己一人珍藏,欣赏,不想让任何人抢走。

“嗯..”苏汉伟点点头,怀里很暖,不想逃。

“因为我?”陈圣俊将头低下看着苏汉伟的眼睛。

苏汉伟被盯得无处可逃,当然,一直都是无处可逃。

“不是。”苏汉伟用手推了推陈圣俊的胸脯,“自作多情,sb。”

很明显,陈圣俊没听懂四字成语。

——只有喜欢。

苏汉伟只能感受到怀里的温暖,所以突然觉得很安稳。

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微微的鼻鼾声在倾诉着前一个白天的不悦。

睡着了,似乎是个美梦,嘴角上扬。

 

【夜晚似乎很长但是又似乎很短,夜晚的霓虹灯好像都不真实。

一切似乎都不太真实。

如果不是因为刚好摔倒,如果不是刚好你看到,如果不是你帮我敷药,如果不是你照顾我,换做是别人是不是又不同了。

梦到了什么,梦到了我们。】

 

[还是没能睡着,是不是因为苏汉伟在的缘故啊。

情愫如同难以平复的浪潮,一遍又一遍击打着叫心脏的石壁。

要不要告白啊,但是会不会不答应。

我喜欢你啊。]

“睡了?”

没有人回复。

“晚安。”

[轻轻吻一下额头,没有被发现吧。]

 

白茫茫的阳光照射在苏汉伟的脸上,郊区连鸟声都如此清脆。

“啊——”苏汉伟踏上地板的那一刻记起自己也是一个病人。

“兮夜!”刚从洗漱间出来的陈圣俊看见被疼得表情不悦的苏汉伟再一次着急,“我帮你。”

苏汉伟一只手搭在陈圣俊手上,单脚蹦着去厕所。

半只脚踏进厕所,苏汉伟转过头看着陈圣俊。

“嗯?”

“嗯什么嗯?”

“洗漱啊。”

“我要上厕所。”

“那上啊。”

苏汉伟看了看两人握着的手。

“我上厕所你是不是也要一起?”

“可以啊。”

【妈的,智障ad。】

苏汉伟跳着进了洗手间,留下陈圣俊一人在门前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错啊..嗯?]

 

柯昌宇看着跳着下楼的苏汉伟颇为滑稽,“mystic呢?”留下你一个在这跳着下楼?就不怕再摔一次。

“怕是死了吧。”苏汉伟一出洗手间就不见人影了。

“噗——那你小心点。”柯昌宇揉揉苏汉伟的头。

——毛柔软得如同猫毛。

——想圈起来。

——可惜没有徐铭枢可爱。

 

“小伟你脚好了?”在吃着东西的向人杰转过头问表情不适的苏汉伟,“好吧,基本上是废了。”看看表情就知道问了废话。

“……”【——不想说话】

 

“兮夜。”陈圣俊回来了。

苏汉伟缓慢地转过身子看着他。

手里提着药。

苏汉伟皱皱眉,“这什么。”

“我也不知道,说了脚扭伤也不知道哪个药最好,所以挑了几个……”莫名羞愧。

“不会是被小护士姐姐搭讪了吧?”向人杰一脸猥琐地看着陈圣俊。

【——也是,长得这么好看。】

苏汉伟紧了紧自己怀里的抱枕低下头,“放着吧。”

“嗯。”陈圣俊将药放好摸摸苏汉伟的头,打开电脑开始游戏。

 

一切都如同正常生活在进行着。

没有不同啊。

一如既往。

但是苏汉伟偷瞄陈圣俊和陈圣俊天天“向夜”是个事实吧。

也是日常。

 

偷偷喜欢也是个日常。

【——妈的,为什么我不是个妹子。】



时隔这么久的...还是不好看那就...包容一下吧...

写得不好的话还是抱歉了...

喜欢点一下心 不喜欢也不要喷谢谢.

·还有贰...

下半篇明天出

吧...

(也有可能是明年..?

评论(12)
热度(58)

颜伿.

有人来看就很开心啦~谢谢喜欢(๑´ڡ`๑)

© 颜伿. | Powered by LOFTER